Saturday, 25 May 2013

戲劇讓教師從故事看見童工再看見自己

(本文原載於《蘋果日報》社會服務版「另眼看戲」專欄。)



「若你的學生要閱讀一個關於巴基斯坦童工的故事,會有何反應?」在一個教師工作坊中,我請教師回應這個問題。「可能會覺得有很大距離,和自己無關。」他們說。

讓我們看看戲劇可以怎樣縮短這個距離。

透過一個過程戲劇 (Process Drama),我請教師代入童工受虐的情況,又扮演童工和他們對話,使其了解兒童成為工廠奴隸的社會背景。他們更演繹出故事主角的經歷──一個不妥協的少年啟發其他童工,把他們由「認命」的一群,轉化成爭取自由的人,透過集體行動,成功告發老闆,脫離奴隸般的生活。

親身投入劇情,建立感受,是拉近距離的一步。然而,有人依然覺得畢竟戲劇是戲劇;雖然這個故事乃真人真事,但由於主角伊克寶馬西並不出名,事件發生在廿多年前,感覺仍是有點遙遠。

為了進一步拉近距離,我展示一段近期頗受注目的新聞:「馬拉拉為爭取婦女受教育的權利而被塔利班槍手企圖暗殺」。教師們看見後,「噢」一聲的好像明白了什麼。他們看見伊克寶和馬拉拉的共通點,更看見兩位少年爭取的,都是我們已習以為常的東西。看見這個連繫,繼而就不難連結到自己有哪些權益是前人爭取得來的,又有什麼是未竟全功,尚待我們努力爭取的。

當我們找到故事與身邊事物的共通性、宇宙性,連繫便出現,距離便淡化。


文:陳玉蘭,香港藝術學院高級講師/課程統籌(應用劇場與戲劇教育),從事舞台創作、演出、教學、研究、出版、培訓等多元實踐,相信教育乃「育人」而非「教書」,深信社會要進步,需要培育更多懂得感知生命、關懷世界、重視公義的心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