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November 2015

活現看不見的群眾

這個社會中,有很多存在而不被看見的人。若說戲劇其中一個功能,是可以跨越時間和地域的界限來理解一些遠方、戰地生活的民眾,戲劇又可否帶公眾了解社會上一些「隱形」的民眾?帶著這個問號,我和一位夥伴合力建構了一個過程戲劇,讓公眾了解一班「隱形人」──雙性人。

「雙性人」一般泛指嬰兒出生時生殖或性器官不能明確界定為男性或女性的人。很多時候,他們在年少時已進行多次手術和治療,目的是要讓他們成為「正常」。可是在這個正常化的過程,他們卻受盡身心折磨。再者,由於有部份雙性人不能單憑外表辨別男女,在我們這個把性別簡單視為「非男即女」的社會,一般人很多時因為無知而投以奇異眼光。

其實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有機會接觸到雙性人,但由於他們大部份自我認同較低,所以很少公開表露自己的性別身份。可是,雙性人越不願意公開分享他們的難處,就越容易遭受社會無意識地以歧視、無知作出的傷害,如下圖般進入一個惡性循環。


為了打破這種惡性循環,我們嘗試建構一個名為《X也》的過程戲劇(https://goo.gl/1Vpdv1)。這個互動戲劇工作坊以雙性人生命歷程為題我們結合了數個情況相近的雙性人故事,作為過程劇的前文本。考慮到大部份參加者可能對雙性人的情況所知不多,我們選取了雙性人成長過程中一些關鍵的經驗作為主要的戲劇情境,幫助參加者一步步體驗、了解雙性人的處境和困難,並代入他們的心境。

雖然真實人物並無在這個劇場的空間出現,但參加者代入角色和演繹的過程郤能將人物活現在大家眼前。例如角色在故事後半部,發現一直被媽媽偷偷地安排服食荷爾蒙,好讓他/她外表「似返個女仔」。參加者代入角色,由心發出對媽媽的質詢﹕
       「點解我係男定女,係你幫我揀?」
      「你有無問過我意見?有無問過我想點?」
      「點解你哋可以決定晒所有嘢?」
      「個身體係我架!」

這些問題,相信很多現實生活中的雙性人也確實問過。過程戲劇利用故事情節,讓參加者以第一身的角度來經驗發生在主角身上的事,這種代入和即興演出,正好活現出一個日常生活中未能接獨/從未認識的人物,並表露他們於現實生活中的心境和想法。

所謂看不見的群眾不單是雙性人本身,還有其家人、醫生等。《X也》並不一面倒地引導參加者代入雙性人的困境,也引導他們較全面地代入不同故事角色,理解各人的行為動機和出發點。

「我只係將我專業嘅醫學判斷同家長講,我有責任俾佢知道相關風險。」
「我都係聽醫生嘅意見嚟做決定啫……」
「我都係為咗佢好;唔咁做,我可以點?」

醫生、父母是為了雙性人「好」而做決定,代入角色後,他們明白醫生、父母並非沒有考慮雙性人的意願,只是更重視雙性人的健康和社交發展;社會人士又因為不知情、好奇而為雙性人加添了無形的壓力而不自知,大家都似乎很無奈,箇中沒有非黑即白的對與錯。最後,有參加者提問,社會只有男/女兩性的觀念是從何開始?戲劇呈現各個角色無奈、複雜的處境,幫助參加者更深入地思考雙性人處境的複雜性,同時也激發參加者突破固有的性別觀念,反思男/女性別分野以外的可能。

四小時的工作坊或許未能讓參加者全面地了解雙性人一生經歷的所有困難,但郤能促進參加者反思社會二元性別的觀念,更有不少參加者表示會於工作坊後主動閱動更多關於雙性人的資訊。戲劇除了擔當一個教育工具的角色,它更迷人的作用,可能是啓發參加者的學習動機,挑戰固有的思考框架。



文:譚文晶,Ginny。業餘戲劇教育工作者,相信演出是與生俱來的能力;相信身體比腦袋更有智慧,她會告訴腦袋自己未知的潛能;相信劇場有改變自己和社會的力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