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21 June 2014

展示與觀照 探索的範本

(本文原載於《主場新聞》博客「戲劇教育探知館@ Hong Kong Art School。)


從事課程研究工作多年,我接觸過不少有心的中學通識科老師,他們不時思考如何達至通識科的課程目標,特別是獨立專題探究(Independent Enquiry Study, IES)在建構學生個人知識和培養他們成為獨立自主的學習者這目標[1]。這些老師往往向我和研究團隊查詢有沒有好的格式範本(template)或課本可供學生使用。其中一些老師承認,現時他們幾乎主導了整個IES的學習流程,並疑惑何時是放手讓學生自主學習的時候。

在一項應用戲劇於IES的協作研究中[2],一些中學生也向我表示,他們依賴老師提供範本來照板煮碗的做探究功課。那些範本大多印刷成工作紙模樣;同一個範本會千篇一律的運用到不同性質的探究議題上。學生機械地把資料剪裁拼貼或抄寫到工作紙上。老師原意是希望學生能透過那些範本來自學,結果反而把學生侷限於處理眼前細碎和免於反思的任務上,間接加强了老師主導學生學習的需要。學生需要範本來策劃和部署自己的探究工作實在無可厚非。然而,老師和學生沿用的範本卻未見發揮這作用。故此,上述老師的關注可以略為修改成這兩個問題:「好」的範本會是甚麼樣子的呢?學生能自主學習嗎?就這些問題,我於應用戲劇於IES的協作項目中的一些觀察,大概可以提供一些啟示。

協作項目的首節課堂,我讓學生用形體展示與自己探究題目相關的人物形象如「學生」、「靚模」、「青少年」、「天水圍師奶」等。課後,Maggie(化名)說:「擺完一個『靚模』的性感形象之後,我想為何我會如此展示『靚模』呢?」。她開始思考她對「靚模」的理解是從何而來的。

學生作為社會的一員,置身社會中,耳濡目染地接收一些印象、觀念甚至想法。Maggie的例子告訴我們展示形象這個戲劇任務,讓學生有機會反思自己的所見所聞,以此為基礎建構新知識[3]Maggie藉由探索身體知覺,獲得觀照自身想法的機會,從而看見問題和提出疑問,顯示出她擁有自主學習的素質。然而,我們往往覺得學生基本上是「不足」的(deficit),故此需要老師協助,猶如病者需要專家幫忙診斷和處方一般。Maggie的例子會否帶給我們另一些啟示呢?

另一節課堂以探討參與社會運動的年輕人的面貌為目的,學生以戲劇情境探索這些青年的訴求,再藉由擺放一張椅子,用自己與椅子的距離探視不同人士對這些青年的看法,從而判別誰在場發聲、誰缺場。活動過後,各人借助戲劇經驗來檢視和整理自己搜集回來的資料。Wincey(化名)的IES以探討網絡「起底」文化對青少年的影響為題,她發現找來的報章資料和調查報告以網絡欺凌者和受害者為討論或評論焦點,間接參與其中的網民、普通青少年等的聲音與觀點卻沒有出現。最後,她決定把在網絡上「旁觀」起底事件的中學生作為調查對象。

Wincey這個例子說明架設戲劇活動的方式本身就是範本,示範一種方式讓學生去觀察、思考和部署自己的探究工作。有別於學生平日用來機械地把資料剪裁拼貼的工作紙範本,整節戲劇活動提供另一種範本:學生與同學探索共同主題;之後,把探索方式轉移到自己的IES研習上;期間,學生不知不覺投入了一個鍛練隱喻思維能力(metaphorical thinking)的過程中。

戲劇作為探索用的範本,其力量在於運用戲劇藝術的特性,把學生習以為常的、熟悉的人、事和處境變成陌生(defamiliarizing the familiar)。學生在這個陌生化的過程中,運用觀察、反思和提問來設想自己的探究工作。戲劇作為探索用的範本,同時向學生示範同儕學習於展示不同角度思考的可能性。IES是學生個人的自主學習,個人的學習過程卻不必由學生孤身一人去完成,可以藉由一個群體的過程來支援。

通識科老師和學生所關心的範本問題,同時觸及數個互為相關的教育核心問題,包括:學習是怎樣發生?何謂知識?怎樣建構知識?以至終極問題:甚麼是教育?戲劇藝術本身或許正正提供一個陌生化的過程,讓我們從另一角度重新思考這些重要的問題。


參考/延伸閱讀:
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聯合編訂(2007)《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
羅婉芬 (2009)IES攻略:促進學習反思 評估反思學習〉,刋於明報通識網LIFE.  https://life.mingpao.com/cfm/probe3.cfm?File=20090616/probe01/gfn1.txt


文:羅婉芬,洋名Muriel,近年從事中學課程改革的研究工作,亦游走於學校之間推動戲劇教育。她認為叫左右腦一同開動,能延年益壽,對驅散教育陰霾也起一點作用。Muriel愛玩、喜歡用手指跳舞;相信戲劇如三菱鏡,能折射和啟動多彩的心。



[1]見課程發展議會、香港考試及評核局聯合編訂 (2007),頁2
[2] 2010-2011年間,我與一所中學的通識科老師合作一項應用戲劇於通識教育科獨立專題探究的協作研究。該研究旨在探討以高中IES形式推行的專題研習(project learning)是如何發生,又試驗戲劇在專題研習的學習過程中可起的作用。
[3]關於反思與學習之間關係的討論,可參閱筆者 (2009) 的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Note: only a member of this blog may post a comment.